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卫生队长的“集结号”24载找到18位战友遗骸
http://www.90888088.com 城经网 时间:06-21 来源:广州日报

  卫生队长的“集结号”24载找到18位战友遗骸

  “不容易啊,我们有现在的生活不容易。”面对镜头,92岁的张福伟情不自禁地哽咽了。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让张福伟感到由衷的欣慰,他13岁就加入新四军,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华东野战军34军101师303团卫生队长的张福伟花了24年时间,找到18名牺牲战友的遗骸,并终将英魂归葬烈士陵园。近20年,张老还坚持做了另一件事——每年清明,带着福建工业学校承志班的学生祭扫英烈。“我想让学校一代又一代的学生替我保管好战友的骨灰。”张福伟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

  张福伟是徐州人,1937年日军侵华时,他们全家都投奔到安徽萧县农村。张福伟在那里遇到了共产党组织的儿童团。1941年,年仅13岁的张福伟便加入新四军第四师。

  张福伟先进入文工团,后又担任部队的军医,从普通卫生员做起,历任医务员、团卫生队长、部队医院院长等职,漫长的战争年代,除了救治伤员,他时常还要负责埋葬烈士的遗骸。

  不想让他们成为无名烈士

  然而,紧急的战事让很多战友只能草草埋葬。1946年解放战争打响后,张福伟所在的部队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役。他回忆说,1949年4月渡江战役时,部队在南京长江北岸激战,牺牲的同志还没有安葬好,就接到部队命令渡江了。

  临走时,张福伟在每个烈士的衣服口袋里都插上一根木棍,写下名字作为记号。可惜多年以后张福伟再到南京时,发现战场早已天翻地覆,“木棍估计早就被雨水冲走了,他们成了无名烈士。”张福伟说,一想到这里他就非常难过。

  1949年10月,张福伟所在部队被抽调前往福建增援。12月18日,当轮船即将抵达福州洪山桥旁的闽江江面时,突然开来两架敌机对准轮船扫射,牺牲18人。张福伟告诉记者,他当时也在船上亲历轰炸,侥幸逃过一劫,由于军情紧急,牺牲战士的遗体被交给一位名叫吴俊民的干事在当地安葬,张福伟则跟着部队继续南下厦门前线。

  “我不想让战友们当无名烈士,当时想着以后找到吴俊民就可以知道牺牲同志的下落。”张福伟说。

  县长回信:本县无人姓樊

  1952年,张福伟调回福州工作,他迫切想要找到战友埋骨之处。然而事与愿违,他打听到当年安葬烈士遗体的吴俊民已经转业回到北方而失去了联系,张福伟只能趁周末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地在福州城寻找。

  “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我是幸存者,我想当时如果是我牺牲的话,家里也不会知道,所以我有义务找到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张福伟顿了顿接着说,“我的战友樊青山是我的良师益友啊,这样的英雄牺牲了,我心里难受,他当时才结婚不久,34岁没有后代。”

  张福伟说,为了找到樊青山和其他战友的家属,帮他们落实烈属政策,他前前后后写了100多封信。但有一天,当张福伟接到樊青山老家安徽金寨县县长的回信时,他不禁失声痛哭——信上写着“经查,本县无人姓樊”。

  18位牺牲战士被追授烈士

  正当张福伟一筹莫展时,1973年,他在澡堂洗澡时遇到了一个叫吴枝花的人。两人闲聊时,他得知吴枝花是洪山桥附近的居民,便问起当年洪山桥轰炸后烈士遗体的去向。

  “我这一问,他就说我问对人了,他当时是村里的会计,是他负责抢救伤员,吴俊民后来也将烈士遗骸交由他来埋葬,就在他家后面的梯田上。”张福伟当时激动地流下了热泪,诚恳地请吴枝花带路,骑着自行车就前往墓地查看。

  随后张福伟得知,要让这些遗骸迁入烈士陵园,就必须让这些牺牲的同志先报批烈士,可战事当时已过去20余年,要获得报批已非常困难,这18个烈士,张福伟也并不全认识,更增加了报批的难度。在战友的帮助下,经过十几年的联系和写信,张福伟只确认了这18名烈士中4人的确切名字——樊青山、宋登山、段圣国,以及303团政委陈可春的妻子徐飞。

  陈可春当时正担任江苏南通市地委书记。从张福伟这里得知妻子遗骸的下落后,已在病榻上的他赶忙写报告给省政府,经过江苏省人民政府的批准,1986年,樊青山等18位牺牲同志被正式追授为革命烈士,并颁发了烈士证书,“证书才发下来1个星期,陈可春便去世了。”

  1986年3月,18名烈士的遗骨被挖出火化,并安放在了福州文林山烈士陵园。张福伟说,这18人他能辨别出身份的只有两个人,他记得樊青山牺牲时身上穿着一件从国民党军官身上缴下来的带5个铜环的呢子大衣;而徐飞是女性,当时还怀有一个3个月大的婴儿。

  除此之外其他尸骨的身份,张福伟已经无法辨别。因此,这18人只装了三个骨灰盒,分别署名“樊青山”“徐飞”和“宋登山等烈士”。

  希望学生替他保管好骨灰

  从1986年到1999年,每年清明和祭日,张福伟都会带领家人为18名烈士扫墓并献上鲜花,这18名烈士的骨灰证一直由他保管。但随着年事已高,张福伟感到必须有人帮助他看管好烈士的骨灰,并年年前往祭扫。

  1999年清明节扫墓时,张福伟遇到了福建省信息工程学校的一群师生,他和校长邱玉潇联系后,校长决定让学校来承担保护好烈士骨灰的任务。为此,学校还召开了一次全校师生大会,在会上成立了一个“承志班”,承志班的学生要继承先烈遗志,每到清明和烈士祭日跟着张老前去扫墓。后来,福建省信息工程学校并入了福建工业学校,“承志班”也就在新的学校里继续开设,至今已经办了20届。

  今年因为身体的原因,张福伟第一次缺席了清明扫墓。张福伟说,以往他经常去到学校给学生演讲,每到演讲最后,他都会激动地讲:“你们要永远热爱共产党,永远热爱我们的祖国,永远热爱我们的人民解放军。”

  张福伟说,他这一辈子有三个愿望:一是找到牺牲战友的遗骸;二是让战友的骨灰进入烈士陵园安葬;三是让战友一代代都有人祭扫。如今,这三个愿望都实现了。

关键词:张福伟,烈士,战友,牺牲,当时,学校,部队,青山,找到,他们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城经小编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精彩图片
 新闻评论
 特别推荐
 民生报道
 视频天下
 热门新闻